岚姐姐的O毛

文笔渣,ooc

新卡池药性很强,强到我可能不吃岚泉岚了 ,我想把之前的模特组的那篇写完,可能会是一个小长篇吧,写完可能会出岚泉岚坑,做个唯粉。
主要是我太心疼姐姐了,他其实很脆弱,但是还要鼓起勇气来用自己的积极感染别人,我受不了。在泉没有对姐姐说一句“谢谢”之前,我觉得这两个人无法he

我发烧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只是想看看惊慌失措的姐姐hhh
花鸟岚加上33生日贺文纪念产物,姐姐爱你哦!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阵烟雾之后,鸣上岚发现自己从一个光怪陆离的地方扯到了一个浴缸里,自己就这么穿着衣服,泡在热水中。
一开始觉得可能是在做梦,但是热水带来的暖意,和水汽拍打脸颊让毛孔都舒展开的感觉,让自己不得不说服自己,可能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明明自己是结束了忙碌练习的一天,刚在家里换好衣服,却突然穿越到浴缸里,而且自己还是湿漉漉,狼狈不堪的样子,鸣上岚不禁有点害怕起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被绑架了么?”
一道人影透过浴室门上的磨砂玻璃隐隐出现,似乎是被声音吸引过来的,男人带着几分不耐烦:“好了吗?”
“!”这个熟悉的声音?“泉……酱?”
“怎么了!我说你这个死人妖洗个澡要一个小时也……”
“等等,难道你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仿佛抓住唯一的一根稻草一般,惊慌失措地想要尽快摆脱这个陌生的环境,鸣上岚只能从旁边拿起一块毛巾随手披在身上保暖,就这么跨出了浴缸。
不顾自己带出的水在浴室的地板弄得到处都是,拉开门,看到竟然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上挑的眼角,紧绷的唇线,高挺的鼻梁,银色的头发略短,甚至厚重的刘海也被舍弃了,将光洁的额头露了出来,展现出简洁大方的男人味。
如果说一个人的容颜和打扮,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那么一个人的声线,是很难发生变化的。而结合刚刚听到的声音和自己的直觉,鸣上岚几乎百分百地确定面前这个一脸惊讶的人是自己几乎每一个会遇到的友人兼队友,濑名泉。
濑名泉穿着一套深蓝色的睡衣,忽略他无法置信的眼神,悠闲地靠在墙上的样子,看上去不像是遇到了变态诱拐绑架。
面前这个一脸蠢样的人,不是泉又会是谁呢?虽然这么说,但是鸣上岚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也有可能是穿着的衣服冰冷地贴在自己的身上,不禁紧了紧自己身上的毛巾,四处打量着:“泉酱……?这是你家?有干净的衣服么?”
光着脚滴着水站在地板上的自己,说话也显得底气不足,如果可以的话,自己想和平时一样向面前的男人身上扑过去,得到安慰。
而被鸣上岚提醒,这才如梦初醒般的濑名泉,却走上前狠狠地掐了岚一把。没有等到被掐痛的岚制止他,自顾自地得出了结论:“这个肌肤的触感……没有错,是17岁的鸣君!”
“鸣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看上去就和未成年一样啊!”和平时在人前冷淡的样子不同,这个看上去成熟的泉竟然用鸣上岚几乎没有看到过的担忧又参杂着几分怒火的表情看着自己。
这样的表情让鸣上岚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安慰他:“不对哦,人家是货真价实的17岁的鸣上岚哦。当然,这个语气……面前的这位看来也是货真价实的濑名泉呢!”
打断了濑名泉即将到来的疑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穿越,但是既来之则安之,鸣上岚搓了搓手臂:
“恩……到未来的泉酱家里做客,感觉也不坏呢!泉,能给我找一套干净的衣服顺便倒杯茶么?”
认清了现实之后,迅速地拿回了主动权的岚,顺势在客厅的垫子上坐了下来,虽然有点对不起垫子,但是光脚站在地板上让人并不是那么的舒服,好在屋子的主人也并不是那么的介意。
半个小时后,换好衣服,穿着拖鞋,坐在茶几前品尝茶点的鸣上岚,在接住濑名泉丢过来的遥控器后,准备打开电视,研究一下未来的世界到底变成怎么样了。
但是,刚打开电视,里面端庄的女主播还没有开口说第一句话,电视机就被关掉了。
濑名泉踌躇了一下,像是在组织语言,眉头皱起,露出了鸣上岚熟悉的,纠结的表情:“鸣君,你说,如果你看到未来是怎么样的,你会想去改变么?”
“恩……可能吧,如果是不想要的。”鸣上岚似乎有些明白濑名泉的举动了。
“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回去,但是我还是觉得你不要知道未来是怎么样的比较好。”虽然已经变成成年人,但是还是和孩子一般专横地替岚做出了决定。
“电视,电脑,手机,通通不要接触,你就这么保持到回到过去,然后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忘记!”
“……泉,你到底不想让人家知道什么?”深呼了一口气,把自己的疑问终于提了出来:“难道说是因为你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么?”
鸣上岚虽然想装作不介意,但是比起泉的行为,那枚男士钻戒显然比起未来的一切更加吸引他的注意力:“难道说,你不想让人家知道对象是谁么?”
“……”虽然知道自己肯定逃不过心思细腻的岚的观察,但是没有想到岚如此直白,泉站起身,走进了厨房,给自己倒了一倍水,貌似不经意地问:“如果说……我未来和你结婚了,你会觉得奇怪么?”
在泉走进厨房就开始进行心理防线建设,但是这一句话如此的猝不及防,让鸣上岚惊讶地差点说不出话来。
自己?和泉?可是泉不是很在意同为二年级的游木真么?太多的问题一下子想要问,最后只能急促地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欸?”
眼睁睁地看着濑名泉端着茶杯,坐在自己对面,勾起一个自嘲的微笑:“是吧,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们在一起了。现在如果打开电视,到处都是我们作为同性夫夫艺人嘉宾在各个节目里面出现哦。还蛮受欢迎的呢。”
“这个房子是我们一起租的,要不要看看你的房间?虽然平时你都是睡在我的房间里。”
一个个重磅炸弹在鸣上岚的脑里放烟花,把鸣上岚吓得喘不过气来,在濑名泉冲击性的告白之后,这下是彻底丧失了语言功能。
你不是平时很会说的么!争气啊!鸣上岚!
鸣上岚暗暗地给自己鼓气,端起了茶,润了润嗓子,对于现在的自己,对面的那一位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工作伙伴兼队友,而且是自己很好的朋友,而目前的自己,还没有放下作为前辈和老师的椚。
未来为什么是这样的呢?鸣上岚不禁这样想到,怪不得面前的这个泉不想让我知道。
濑名泉叹了一口气,身体越过桌子,轻轻地在岚的嘴边印下了一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的鸣君后悔了,你才会来到这里,但是,我并没有后悔哦。”
“我不会让未来被改变呢,小小的鸣君。”勾起了自信的笑。
不知为什么,这样的濑名泉让鸣上岚有些羡慕未来的自己。
看来会过的很幸福呢,未来的自己。

【岚杏】逃避不是软弱

一直奶的姐姐的黑历史出来了……但是感觉晶爹其实在挖更大的一个坑(我会说其实我感觉有点狗血么)
在微笑的背后,一定有着更加强大的力量支撑着他。不然,就这样把自己体内的火种挖出来温暖别人……真的太残忍了。

很久不写乙女粮了,其实我只想找个人来照顾他,无论谁都好……

这已经是第几个熬夜了呢?越靠近年末,事情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活动接连不停,面对同龄准偶像的期待的神情,虽然很累,但是也很高兴,感觉自己和他们渐渐相处融洽终于变成了一体,杏是这么想的。

终究,身体坚持不住,倒在了练习室里。

醒来的时候,打量了下周围,最近因为繁忙已经好久没有好好说过话的恋人,坐在了自己旁边,而自己则在保健室里。

杏看到鸣上岚,第一个反应是闭上眼睛,装作自己还没有醒过来。

岚好似故意般地叹了口气。

杏用偷偷睁开一条缝隙,观察鸣上岚的表情,那个表情,并不是悲伤,也不是生气,而是透过自己……在回忆一些故事。

“知道你醒了哦。”岚亲昵地刮了一下杏的鼻子,“不想对人家说什么么?”

杏将头埋进了被窝里,咕哝了一句:“对不起……”

“努力是好事情呢,但是拼命到倒下就得不偿失了呢。”

“那是因为岚君很厉害,不需要努力,也可以做到很好,但是我对于制作人这个工作还不够熟练……”不知道是不是连续熬夜使得激素变得紊乱的关系,有一股力量使得自己说出一连串不经过大脑的辩解。

岚沉默了。但是他从来没有生气过,这时也只是说出一句让杏始料未及的话:“人家觉得就算是工作做不好的杏也很可爱哦。”

对方说的太过于随意,不知道是为了调情还是露出了自己的本心,杏只能选择沉默不去应对。

岚轻轻的执起了杏的手,双手握紧,努力将自己手心的温度传递给对方:“无论你是不是制作人,杏就是杏哦,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杏在闷热的被子下,感觉到指尖被逐渐温暖起来,无论何时,在背后,总有岚君的身影,默默地支持自己顺利完成演唱会。这时候,他总是微笑这带自己出去庆祝……分享彼此的喜悦。但是,自己偶尔也会忘记,无数次地,自己与他分享自己内心的痛苦,他会用自己特殊的方式过于小心翼翼地照顾自己,。

他在害怕什么么?为什么如此如履薄冰?

杏有时会感觉到,岚过于温柔了,他在不断地排解自己周围人的压力,反而搞得自己疲惫不堪。只需一眼,她就知道,岚可能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但是,他还是在微笑。

怎么可能会有人不会累,不会有负面情绪呢?如果一个人用面具紧紧盖在脸上,不分昼夜,不曾脱下,不会痛苦难受么?

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联想到这个,好似冥冥之中的旨意,她翻过身去,攥紧了岚的手,反手握住,与其十指相扣:“那么就算岚君的工作做不好,我也最喜欢你哦。”

杏盯着岚的双眼,像是要通过紫色的眼睛把他的灵魂一探究竟:“你也不要勉强自己。”

岚笑了笑,如同宠溺孩子的母亲,用轻柔的语调哄着她:“恩,知道了哦。快点再睡一会吧。”

杏睡着了,岚盯着杏的睡颜,用手指梳理了恋人的头发,别在耳边:“小傻瓜……”

出了这个保健室,Knights的女王还是战无不胜,但是这个时候,他只想在恋人的怀里栖息……

如果2b是yss的话

晃牙(大天狗):参上!吾乃大天狗!
岚(姑获鸟):大家就由姐姐我来保护!
凛月(吸血姬):啊~新鲜的血的味道~
弓弦(骨女):所有伤害过少爷的家伙们,已经被我一刀劈开
真绪(座敷童子):我来处理

混入一个零(跳跳妹妹):汪汪出击!

是的,如果硬要说的话,2b应该是无奶菜刀队~

最近沉迷yys~但是看到微博上面几个太太的粮,自己这个菜鸡也有点心痒难耐!正好是kn活动的修肝期……

如果es是阴阳师的话

如果es是阴阳师的话,小杏带着5个式神刷御魂:
(山兔)leo:跑得快,先跳舞拉条
(脸狐)然后泉速度第二:针女突突突一波
(晴明)小杏:冷静地开了罩子
(座敷)凛月:淡定地卖个血回个鬼火
(鸟)姐姐:针女群攻一波
(莹草)司:(作为奶妈不知所措)吸了口血

leo:啊哈哈!只有火灵才能让我正确地带领这个队伍,跳舞(作曲)停不下来!
司:就算我是最小的,但是我也可以贡献自己的力量!(沉迷输出无法自拔)
凛月:啊~只要卖血就可以了么?可以的话我也想吸点血呢……
泉:只有颜值一亿的人,才敢像我一样带针女突突突突突,把boss突死。
岚:没事,就算泉是突突,有姐姐我这个稳定的dps,也是能照顾好大家的哦~

【岚泉岚】为什么他们还不表白?

树洞体
洞主是司糖,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司糖有成为新八唧的潜质。
司糖英文被我人为汉化了(摊手)

主页君,打搅了!

首先我要自我反省一下,插手别人的私事的确是不太好的事情,但是介于我要吐槽的那两个人的行为已经影响到我们的团队,我还是想要匿名地征求一下大家的建议。

事情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团队的两个成员,他们可能暗恋对方。虽然这件事情听上去可能没什么大不了,但是,他们都是男性,并且,一个人是认为自己是女性的男性,另外一个,是认为自己喜欢另外一个团队的男性的男性。

……听上去是不是很复杂?

实际上,除去这些性别的因素,我们团队的的其他成员是相当赞成他们在一起的,两个都是曾经的代理队长,对这个团队做过诸多贡献,上场对战的时候也是他们两个冲在前面当前锋。对于我来说,虽然可能不太好意思,的确是能够挡风遮雨的哥哥般的存在了。虽然不知道办公室恋爱对于工作效率会不会有影响,但是他们现在的状态让我觉得还是他们还是在一起比较好。

事情是这样的……为了避免人肉,关键的信息我模糊处理吧。

两个人都是同一家公司的,A君年纪比较小,但是和公司的关系比较融洽,经常给I君介绍工作,I君虽然比较有经验,但是之前得罪过人,所以对这个行业的热情就没有以前那么高了。为了I君的发展,A君就时常拉住I君,两个人成双入对的。

起初没有什么,我们这个团队基本上是各干各的,但是会发现,I君渐渐地只接有A君参与的工作,两个人一起出差什么的。但是如果A君独自工作不出现的话,I君就容易出现“短路”的状况,这个时候就比较容易祸害另外一个团队的成员。而A君也发现了这一点,如果是单人的工作,尽量会推掉,但是这些都是瞒着I君偷偷进行的。

没有工作的时候,他们就黏在一起,虽然基本上都是A君主动找I君,聊聊料理制作,聊聊美容化妆什么的,姿势一般是A君靠在I君身上或者是坐在I君对面看着I君……I君会嫌热,抱怨几句,但是还是会把自己身边的位置下意识地给A君留着。

是的,从我的叙述来说,我觉得,他们不是基佬,不是一对,绝对是不可能的。

但是I君是那种不是能很正确地表明自己情感的人,前一个想亲近对象就是被他狂热的气势给吓得差点自我毁容以求超脱,而A君则是万年中央空调,对谁都很好。虽然外人看的很明白,A君其实是那种对谁都好但是会偷偷地给自己喜欢的人的便当下面偷偷藏虾的性格,I君更是根据亲近程度来选择性过滤他人的花语,A君在I君做错事情的时候,默默地为I君擦屁股,I君基本上只要是A君的建议,都会最后默默接受。 这样子他们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啊,perfect!

但是他们可能就是误解对方对自己只是朋友的喜爱。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最近A君不小心在跑步的时候弄伤了自己,I君担心地不得了,但是表现出来就是冷言冷语讽刺了几句。按照A君对I君的了解,这肯定是I君对于A君关心的体现啊!但是……好死不死,I君提了A君一直很尊敬的前辈的名字,“你就算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也不要那么拼命吧!”戳中了A君的禁区,A君直接给I君发了一条“你太过分!”的邮件之后,就再也不和I君说话了,甚至直接以静养的理由不出席活动了。因为A君受伤,我们团队挑战其他团队的进程便就此搁浅了一段时间。期间,I君本来只是有点毒舌,变成了口出恶言,得罪了一群人。直到我的另外的两位前辈受不了,把他们训了一顿才表面上和好。现在他们的状态就是那种互相偷看对方被抓到就装作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那种小学生的互相置气。

啊!怎么才能让他们的其中一个人表白啊!

开始自由落体……
前排是不指望了,希望多拿几张姐姐摆阵
kn箱活虽然不想错过但是实在是三次元有事情,这几天努力肝满破leo吧

中秋终于放假了……虽然也只是多一天

闲情的两个楼默默观望了一下,发现提到姐姐最多的是他的颜值和攻值……以及他肯定不是最弯的hhhhh

想到官方漫画田径部里面雷厉风行的姐姐,商店街剧情解决小混混的姐姐,突然又想写乙女粮……

如果岚泉岚是势均力敌的恋人之间互相扶持前进,以及时不时的老妈宠儿子的胡作非为

岚杏……应该是互相欣赏之后产生保护欲想保护对方的样子?虽然彼此之间能看到对方外表下坚强的内心,但是就是想把最好的给对方的甜宠模式。

想看到为恋爱烦恼不是那么游刃有余的岚姐姐……是我的私心吧!

最后——三次元好忙,希望姐姐继续能够用微笑默默守护我,我会加油的!

偶像白学祭(一)

企图写一篇药性强的模特组内部
探讨一下我眼中的三个人是怎么样的关系
立志上雷文吐槽

“一直用『哥哥』这个词做借口……真的是够了呢。”

同一个事务所,同一栋公寓,同一间出租屋,从高中时候就在一起的鸣上岚和濑名泉,在高中毕业之后,顺理成章地脱离了父母,作为一个社会人,蜗居在租金贵的吓人的市中心,开始为自己的事业打拼。

但是,为什么要同居呢?不知道是谁的邀请,可能只是一份出租屋的传单,也可能只是一个眼神,一份默契,两人顺理成章地住在了一起,美名其曰:省下一点房租。

当两人的脸渐渐占据主流杂志的封面时,游木真也顺利度过了新人期,作为一名演员,渐渐地在深夜剧里跑起了龙套。从不熬夜的濑名泉,会选择在每周特定的日子深夜,静静地等待真在剧里的一两句台词,编辑一大段自己的感想发送到真的邮箱中,然后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放上两张剧照。这个时候,鸣上岚只是温一杯牛奶,放在泉的手边,一声不吭地回房间,去享受自己的安眠。

两人的房间里,没有真的一点点东西,一张海报,一张贴纸也没有,似乎也仅此而已了。

鸣上岚和濑名泉他们两个人是朋友么?应该不是,朋友不会睡在一张床上,搂着对方,呼吸彼此的气息,朋友也不会接吻,朋友更不会在深夜一起发泄无法宣泄的欲望。但是,除此之外,他们之间并没有一个承诺,也不会畅想俩个人之后的未来,像是一种秘而不宣的默契。

终于有一天,鸣上岚平静地邀请游木真来两人住的地方做客,以自己的名义。作为同级生,他和游木真的交集算不上多,但是,由于泉的关系,他们的确是小心翼翼地关注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说不上是敌意,只是本能地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游木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这个邀约,泉在他的面前,很少谈论他自己的事情,更多地是关心自己还很稚嫩的事业,但是自己却无法再更进一步了,因为,他们明明只是『哥哥』和『弟弟』之间的关系。也许是因为这样,自己想来到泉的家里,借此迈出新的一步吧。

房间被整理地十分整洁,桌上摆着一束鲜艳的花,灯光照射在奶黄色的墙纸上显得十分温馨,因为房间主人的缘故还有淡淡地香薰的味道,可以看出主人平时的情趣。鸣上岚招待游木真坐下,从冰箱里端出一份点心,给游木真倒了一杯茶。

游木真不禁在心底叹了一口气,面前的这个人的女子力太高,自己根本就比不上。

“真酱,你……要不要搬过来和泉一起住?”

在游木真感叹之余,鸣上岚在叹了口气之后,抛出了这样一个惊人的提议。为了让游木真安心,快速地解释到:“因为我因为工作的关系,和泉酱的作息合不上,所以想到搬出去住。我也听泉提起你现在的公寓,离工作的地方不是特别远么?这只是我的想法,你看你一个人在外面打拼,我们这里交通还比较方便,租金可以平分,泉酱也可以不用那么担心你……”

“我知道了。”游木真尴尬地回应到,“我知道鸣上君的想法了,但是……你和泉……是发生什么矛盾了么?”

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突然提出这样的建议的岚却不得不让人担心,这两个人的关系如此亲密,怎么会是一个小小的作息和距离可以分开的?而自己也没有情商低到认为自己可以理所应当地住在这里。

“……安心地住下吧!”鸣上岚露出了最常做的营业般的笑容,却不知为何有点苦涩,握住了游木真的手:“我只是因为工作的关系,觉得一个人住比较好比较方便而已。”

“算了吧……虽然不知道鸣上君你有什么目的,但是,我和他只是『哥哥』和『弟弟』之间的关系罢了。我在自己现在租的公寓里过的也很好。”露出了自己招牌的腼腆笑容,阻止了岚的继续劝说,游木真起身告辞,“感谢你的招待。”

谢绝了鸣上岚送他到车站的要求,游木真不禁开始思索,为什么鸣上岚要提出这样子看上去几乎古怪的提议。在两人的世界里,故意插入第三个的人存在……这样做,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无法解释。游木真故意不去想,是不是“他”指使鸣上岚这么做的,因为看上去,鸣上岚的确会是迁就“他”的那种性格。

“而且,说是因为工作关系要搬出去住,谁会信啊。『眼见为实』,我是真的看到了……”游木真不禁把手触碰自己的嘴唇,当时的在隔音练习室,鸣上岚和濑名泉两人的确是……

游木真不让自己回忆下去。

不管鸣上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自己这段时间还是离泉远一点吧。这样,如果是真的有什么误会,说不定也能解开了。

看到有个太太画了岚姐姐的幼儿园paro啊啊啊啊
我好激动啊啊啊啊!
一脸微笑抱着孩子的岚姐姐,美男幼儿园老师专治各种不服。

如果是幼儿园paro:

岚老师和椚老师佐贺老师带领梦之咲幼儿园的三个班。

凛月是属于天天在幼儿园睡觉的乖宝宝,但是睡得太多,活动没有好好完成,让岚老师有点担心

泉是那种很想取得老师注意但是傲娇的性格,做得好的话会主动凑到岚老师面前,如果岚老师摸摸头,会生气地推开

司就是那种所有事情都漂亮完成的乖宝宝性格呢!如果不小心犯错误,会难过地哭出来,岚老师会轻轻地抱着司哄着他

leo就是那种疯玩的性格,各种鬼点子,也不好好午睡,乱涂乱画,抓也抓不住。但是岚老师布置的任务会乖乖完成

会长是冷静型孩子王,早早有自己的小圈子,不动声色指示人,岚老师表示琢磨不透,但是如果用排名奖励的方式可以使其乖乖就范。

飒马:天天拿着玩具剑挥来挥去的认为自己是超人武士的典型中二小男孩

阿多:默默不语,比较内向敏感,但是喜欢默默缀在岚老师后面帮忙,岚老师最喜欢偷偷地瞒着大家在阿多帮忙搬完东西之后奖励阿多牛肉干

最后:太太们,产粮么?(敲碗)